上海高端网站设计公司

行业动态News

微信诺曼底:商业路漫漫

发布时间:2015-07-10 14:57:47作者:admin浏览:

 对于日益壮大的微信,腾讯终于出手了。

  2012年财报会议上,腾讯控股有限公司(下称腾讯)总裁刘炽平首次确认微信游戏平台将在几个月内进入测试模式,成为试水商业化的首个重磅落点。此外,O2O和电子商务等模式,也将在不久的将来进入微信商业化舞台开始测试。

  自2011年年初诞生以来,微信凭借QQ强大的用户基数,用户数量飞速攀升,其业务边界四处扩张。两年内,马化腾(马化腾新闻,马化腾说吧)给了微信从容的成长空间,任其在纯粹的产品理念下“讨好”用户。而今,随着用户量逼近3亿,微信的商业化运作终于崭露头角。

  腾讯不愿意安排媒体深度采访,因为“现在公司政策就是微信低调、快速研发迭代”。这或许是马化腾下达的命令。他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上表示:“微信是完全基于移动互联网制作的产品,我们发现它有很大的潜力,也有很新的生命力。实际上我们也看到这是中国最有机会走向国际的一个产品。所以,我们今年也会花比较大的成本和投入在全球做推广。”

  这么做其实是对的。自始至终,微信一直没有解决其商业运作问题。这个有着3亿用户的庞大流量、超强关系的社交平台,早已长成一块甜美可口的奶酪,从来不缺少来自各方的觊觎者。

 
上海网站建设公司
 

商业路漫漫

  3月20日,腾讯发布2012年全年财报。刘炽平在业绩说明会上强调,微信的商业化没有时间表,但游戏、O2O和增值服务将成为微信商业化的探索方向。

  游戏无疑是腾讯的强项,腾讯首席战略官JamesMichelle称“腾讯是中国营收份额最大的手机游戏发行商”。随着4.2版本的更新,微信加大了开放力度,加速对社交、游戏、电子商务等应用从互联网向移动互联网环境的平移和整合。目前腾讯互娱的事业群,集中在手游的产品研发上,而游戏的发行分发,采用的是和91、安智,或者是腾讯移动事业群的应用宝等合作。

  此前不久,一封来自腾讯COO任宇昕的内部邮件显示,腾讯移动事业群旗下的无线游戏产品部、无线增值产品部等部门的部分业务,将划入互动娱乐事业群体系之中。这其实说明了腾讯正试图打通产品和发行两个环节,有了开始整合的迹象。而微信作为一个拥有3亿注册用户的平台,本身就相当于一个充满想像空间的发行渠道。

  这种猜想首先印证,微信很可能成为手机网页游戏的重要入口。尽管目前HTML5手机网页游戏与微信公众平台的结合还是略显过早,微信平台开发手机网页游戏也存在种种不足,作为中国最早从事HTML5商业游戏开发的北京磊友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已然试水微信平台,现已投放了数十款各类型的HTML5休闲小游戏,通过社交化推广和口碑传播的方式以零成本获得了超过5000的用户。

  事实上,过去一年时间里,针对微信平台的开发者正在与日剧增。以游戏为例,虽然微信的游戏平台尚未上线,但已有不少游戏开发者以公众号的形式向微信平台转移。更有人预计,今年在微信平台上就将诞生出年营收千亿元的单款游戏。

  O2O的商户资源和渠道资源、电商的营销和推广、优质游戏产品的提供等将是开发者的部分机会。金种子创投基金联合创始人董江勇认为,微信提供游戏规则和玩法,提供基础的设施,如安全、支付、数据等,开发者信任腾讯的开放诚意,愿意遵守规则,成为产业链条和生态圈的一个组成部分。

  事实上,日本的Line和韩国的KakaoTalk与微信非常相似,目前这两个产品都通过游戏实现了盈利。腾讯利用微信进入移动游戏领域的趋势已经非常明显。腾讯游戏平台的模式,无疑会成为微信商业化的一个重要示范,商业化的路径也意味着微信正在从产品运营步入平台运营的阶段。

  动了谁的奶酪

  微信商业化尚未启航,但来自运营商的“不满”早已此起彼伏。

  2012年12月5日,中国移动全球开发者大会上,中国移动总裁李跃公开“炮轰”腾讯,称运营商传统业务正在受到OTT企业的猛烈冲击,运营商原来的短信、话音,甚至包括国际电话业务都受到了很大挑战。仅仅一天后,中国联通总经理陆益民也直言,微信确实给运营商业务带来严峻挑战。

  事实上,早在中国移动2010年年中总结会上,前任中国移动董事长王建宙(王建宙新闻,王建宙说吧)就曾点名批评腾讯:“广东40%左右的数据流量来自QQ一家,而我们收到的钱是5元每20M,把我们的2G容量都吃掉了。”

  中国移动内部统计数据显示,微信为中国移动带来10%的数据流量业务,但占用了中国移动60%的信令资源。中国工程院院士邬贺铨告诉《中国经济和信息化》记者:“OTT企业入侵传统电信市场已成事实,就国内来看,微信进展快速,在互联网包月使用的商业模式下,微信等IM业务无须另付费,成为对运营商颠覆性事实。”

  2013年3月31日,深圳IT领袖峰会上,马化腾首次回应了微信与运营商关系的细节问题,他表示关于微信产生信令冲击运营商网络的事情主要发生在2G、2.5G网络上。言外之意颇有指责中国移动网络技术落后的意思。

  事实上,运营商也是微信业务利润的分享者之一。2012年中国移动以无线上网为代表的数据业务实现增长187%以上。马化腾曾多次表示,微信大大增加了运营商的数据流量。

  不过,流量带来利润的增长远不能抵消语音和短信业务下滑带来的损失。工业和信息化部统计数据显示,今年前2个月,短信业务量同比增长率分别低于2012年同期的7.6%和2011年同期的5.7%。电信行业分析师付亮表示,移动互联网应用对传统电信行业的替代作用已经逐步显现,运营商正在经历这一变化带来的阵痛。

  大敌当前,中国移动推出了“飞聊”,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则分别将之前的“翼聊”和“沃友”进行功能升级,但都收效甚微。此外,三家运营商中最活跃的中国移动,除了宣布成立互联网公司外,还宣布将推出自有品牌手机,在产业链的各个环节进行布局。

  但这仍旧不能阻止传统商业模式被瓦解。原来千亿元级别的语音业务,数百亿元级别的短信业务,都正被互联网新业务取代,带宽的迅猛增长,也会让带宽价值快速下降。

  共赢在何方

  事实上,微信、QQ等IM工具对网络消耗的流量并不大,但是其触发的通信频率非常高,对运营商来说是一种极大的资源消耗。如果信令被占用严重,运营商的网络就会出现问题。全世界运营商网络被即时通信系统干扰甚至出现大规模阻断的案例不少,AT&T的网络就曾经因蜂拥而至的数据流量而瘫痪。

  对此,付亮分析指出,微信、QQ、微博等应用会对运营商的网络造成较大的占用,但是这一问题是无法通过收费解决的,运营商应与腾讯合作,商讨在系统层面上对微信的业务进行一定的限制。

  在邬贺铨看来,收费事情要慎重,最终可能会转嫁到消费者头上。他表示,这并不是简单的收费问题,收费与否应该主要考虑未来这个产业的发展,更多的是从技术上考虑,如何改进微信对运营商信令资源的压力。因为即便收费也不能大幅收取,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还得平衡各方面的利益。

  事实上,OTT企业与传统运营商的矛盾是全球性的问题。尽管腾讯4月1日再次回应称,普通用户正常使用微信的情况下是绝对不会收费的,而马化腾也不断地释放出“合作共赢”的态度,但为了防止成本突然增加,微信商业化之路依然任重道远。

  值得注意的是,国外已经有运营商向OTT服务商收费的例子。法国电信就成功要求谷歌为挤占网络流量付费。他们认为谷歌用户量巨大的搜索引擎和YouTube视频服务,占用了自己大量的网络带宽,应该为此做出补偿。不过并未对外透露具体金额,协议期为一年,谷歌支付的补偿费用,将用于法国电信维护自己的通信网络。

  中国移动互联网产业联盟秘书长李易表示,建立数据通道就像修高速路,建设和维护都需要成本,运营商的要求天经地义,这在国际上已有先例。从这个角度来说,运营商对微信占用网络收费,腾讯为得到优质的网络资源买单,其实是理所应当的事情,毕竟,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

  在中国香港,手机运营商电讯盈科就与腾讯达成了合作。他们推出8元包月的微信畅聊套餐,用户每个月只需给电讯盈科交8港元,就能不限流量使用微信服务,包括文字、语音、图片、视频。电讯盈科认为,阻止或限制微信推出的服务是反消费者的一种做法,这只会造成用户流失,进一步加剧收入下降,并且这个做法在国外已经验证过,最终伤的是用户和运营商自己。

 

分享到: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5-07-10 14:57:47  【打印此页】  【关闭